重要公告

◆《和平宣言》自許以身處台灣的華人的角度來看世界,以此出發,直到世界沒有戰爭、紛爭,乃至和平的境界。
◆ 格主慕亞(Moya)自稱老莫,秉持著生為天主教徒的責任,追隨所有教導過的靈性導師的和平腳步,夢想中國是有愛心的、平靜的、快樂的、寬容的、自由的、民主的、和平的、文明的,這樣才能成為真正偉大的民族。
◆ 慕亞翻譯與靈性訊息有關的文章均以蔚爾莎為名。
◆《和平宣言》自2012年11月起改為每週末出刊。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警察先生,你們辛苦了!

謹向辛勤執勤的警察致敬,謹向在執勤中受傷的警察表達慰問之意!警察先生,你們辛苦了!

我有一些同事與朋友是警眷,昨日與之見面,立即獻上關懷的慰問,她說她老公還好不是在圓山,是在行政院前,學生坐他們也坐,沒有遇上警民衝突的激烈場面。但是,其他的警察同仁就沒這麼好運了。被調往凱道或圓山的警察就成了那群被暴民當出氣筒的倒楣鬼! 我的其中一位好友的先生就沒那麼好運,他是那批派往圓山支援勤務的警察,她告訴我她先生那幾天幾乎沒闔過眼,都在警備車上睡覺,隨時待命,基層警察真的很辛苦!

一連三天,民進黨發動的街頭嗆聲活動,偏離遊行路線,以及群眾不理性之種種脫序行為,造成流血衝突,多位員警在執勤中受傷,警察滿臉鮮血仍堅守崗位的畫面,讓人於心不忍。連日來的衝突,站在第一線的分局長,分別展現強硬執法的形象,以及鐵漢柔情的一面。這些警察有的從中南部北調支援勤務,舟車勞頓外,還數夜睡眠不足,他們不僅要安撫現場暴民的激動情緒,為了自己的警察弟兄不再被攻擊而對暴民柔性與道德勸說,更為了台灣的民主退化而心疼,又要堅定地維持公共秩序,事後還要被煽動群眾採取激烈抗爭手段的民進黨及其支持者反咬一口,還要被假藉修改集遊法、要馬英九和內閣、國安局、警政署長為此道歉的學生消遣,警察真是情何以堪啊!

尤其是圍陳當天,民進黨不遵守與警方切結書上的約定,提早在上午立法院前集結群眾抗議。警方緊急架設拒馬、調集警力阻絕,群眾衝撞、丟擲石頭,分區指揮官文山一分局長蔡蒼柏眼見多名員警受傷,忍不住激動落淚。在螢幕上我看到身著輕裝的他在手執盾牌的警察同仁前,兩手一伸要求民眾理性冷靜、遵守法律規定,結果卻換來飛來的水瓶和石塊,著著實實地打重他身體兩次。我在螢幕前看得既訝異與心疼!

訝異於身為分局長的他竟然還不視現場的民眾--他以為的同胞已經成為執法人員的敵人了,更訝異於群眾竟然變成一群視法律於無物的暴徒,我心疼於如他這般奉公守法、辛苦執勤的警員,自詡為人民保母而善盡職責時,卻被人民暴力相向!我更心痛於這個社會竟然民主倒退到此地步!

今天在警光雜誌警眷特區看到兩篇文章很感慨,有誰鼓勵與安慰警察先生呢?其中一篇是針對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上靜坐抗議警察暴力的學生,主題是《親愛的學生,請你來執盾牌》,現擷取部份內容:「『請問你是不是人?』親愛的抗議學生,請問你是不是人?抗議警察執法過當?請問你哪裡過當?今天的群眾事件,警察是最大的受害者。」 另一篇主題是《民進黨應向警務人員道歉》:「有能力發動群眾卻無能力解散群眾,引發後續所造成的傷害,本來訴求不就是拒陳雲林來台嗎,為何變成民眾與警務人員在敵對呢」 說得實在太有道理了!
在這次圍陳事件後,對受到傷害與辛苦執勤的警察只有陳雲林在第一時間對他們與警眷溫情的慰問與致敬,再來就只有馬英九總統前往醫院探視受傷的員警了,其中還有員警手指頭截肢了(圖右者)。全島內無其他人對警察與警眷致意,媒體、政客、無知民眾全跟著民進黨與「野草莓」那群學生毫無正當性要求政府道歉、下台的訴求跑。

據悉今天陳水扁出庭,警政署派出五千名警力部署,以防任何暴動。據料在其聲押後可能任何的變數,皆有可能引發另一波的暴動,我也擔心整個社會又將處於動盪不安。不過,還好有警察先生們站在第一線替人民維護社會秩序與公共安全,依法行使公權力的警察先生們,我們為你加油!有你們真好!

警察先生,你們真的辛苦了!

新聞資料參考:
圍城5天 149官警傷 逮18人無黑道
警政署對1106大遊行拒不解散群眾提出呼籲
台灣「警政署」部署五千警力防衝突



1 則留言:

老莫 提到...

基層警察圈向來有這麼一句打油詩來諷刺行之久年的警風:「東混西混一帆風順,苦幹實幹撤職查辦。」這是我那警眷朋友告訴我的。

警界的問題在於素質,在於心態。所有的警察均聽從上級指揮,基層警察聽從分局長、局長指揮,分局長、局長聽從更上級的領導指揮,更上級的指導聽從最高級的領導指揮,而那些領導又仰成上意,失去己見依法切實執行公權力,有時就會做出錯誤的判斷。

我認為這次1106圍陳暴力事件,最大的罪魁禍首與不負責任、卸責的人與單位就是蔡英文以及民進黨,固然攻擊警察、貿然向公權力挑戰極為不對,但是警察又何嘗沒有處理不當的問題?!警察在處理時當然沒有處理過當的問題,而是錯估形勢、調派警力以及功防上有很大的疏漏,終於導致警民流血衝突!

民進黨糾眾鬧事是惡名昭彰的、有例可循的,那些警界高官不是當官一天兩天,難道他們不曉得十幾二十年前民進黨集體攜帶鐵棍、木棍、汽油彈的街頭抗爭?他們難道忘記台北郵局前燒汽車、砸公用電話亭嗎?--小民我至今仍印象深刻呢!

我的警眷朋友說,那些分局長、局長有的時候想想再過一兩年就要退休了,幹嘛死拼瞎拼?

當我看到螢幕前有幾位分局長、局長掛彩流血畫面時,憤慨激昂與同情之情與大多數人相同,但是再深度想想,或許這也是他們自己「東混西混一帆風順、苦幹實幹撤職查辦」心態所造成的--恭喜那些掛彩流血的警察高官說不定又能升官了?!

不過,可憐的是那些基層警察先生小姐,辛苦執勤回不了家,睡眠不足,還得與暴民對幹個頭破血流。

我曾看過一篇文章,是在自由廣場上現在正在搞「學運」的學生寫的,他曾參加一天靜坐後就決定退出,因為他不能認同他們的主張與言行,在他的文章中說到,他與父親的對話,他父親有參加1106,他父親及深綠朋友們的觀念是警察有什麼不能被打的?警察是拿人民的錢,本來被打就應該--這是什麼觀念!

可見最沒人權觀念的人在高舉人權旗幟要求加害人(暴民)的人權!卻罔顧被害人(警察)的人權!這是什麼顛倒是非的扭曲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