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和平宣言》自許以身處台灣的華人的角度來看世界,以此出發,直到世界沒有戰爭、紛爭,乃至和平的境界。
◆ 格主慕亞(Moya)自稱老莫,秉持著生為天主教徒的責任,追隨所有教導過的靈性導師的和平腳步,夢想中國是有愛心的、平靜的、快樂的、寬容的、自由的、民主的、和平的、文明的,這樣才能成為真正偉大的民族。
◆ 慕亞翻譯與靈性訊息有關的文章均以蔚爾莎為名。
◆《和平宣言》自2012年11月起改為每週末出刊。

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特偵組對重犯權貴輕放 法律之前果真人人不平等



引用文章:揭露扁家喜宴的金錢競技(商業週刊 第1096期 )

記得兩年前我去參加紅衫軍圍城之時,原本與兩位好友約好一同參加,約好七點在台北賓館大門口見,結果只因大家先後到達時間與出捷運站口不同,就無法從捷運站出口走到相約的地點會合。那晚人從捷運站出口就開始很擁擠,擁擠到想從兩個不同地點往同一個地點集結都有困難,只好自己跟著紅衣人潮往前邁進!

那晚時而飄著毛毛細雨,但澆不熄我們的熱情。那是個奇妙的經驗,跟著有志一同的人潮往同一個目標前進,那一群又一群的伙伴既陌生又很熟悉。走累了,肚子餓了,在路邊、在餐廳裡紅衣伙伴們會親切熱情地向你招手,大家的旗幟、標語、衣服、微笑、心情一致,在那裡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大家相互鼓勵打氣,對這個國家有共同的期許、對執政者有共同的憤慨與不滿,在那晚罩著透明黃色便利雨衣下的紅衣正代表著我們大家共同的心情!

在遠百靠近中華路口附近,走著走著我的身邊來了一個陌生男子,原本不介意是誰走在自己的身邊,因為如果走的速度有稍許的不一樣,走在身邊的人就會不一樣。但是這名男子走來身邊後,他與我的步伐可說是相當一致,於是走了一段路後我們開始邊走邊談。

他說他服務於金融界,在那個圈子有太多聽聞,有太多不尋常的訊息,讓人不得不質疑扁政府二次金改有太多的問題,他對我說什麼賣官、賣地、喬事情的不法所得,絕對比不上從二次金改所撈到的油水錢;他更質疑明目張膽邀請金融界的陳黃婚宴,這裡面一定有見不得人的勾當--這就是他決定要站出來的原因!

當然除了這個話題我們還聊到其他話題,比如兩顆子彈,話題均圍繞著扁政府的弊案,以及司法走狗等等,因為這才是促使我們走上街頭的原因!

對一個奉公守法的小老百姓而言,我看那場婚宴以及婚禮前置作業就有許多不合理與合法定程序的地方。陳水扁他家要怎樣辦喜宴我沒有任何意見,但是如果他拿空軍一號當私家交通工具,公務私用地去提親就是明顯得有問題!

總統的職權行使是受到小老百姓的委託,連總統都是人民的公僕,不是主人,但是他卻將這個公權力強佔為私權,將空軍一號變成陳家的私人交通工具。這種公私不分的現象,從一架空軍一號就可看出端倪,遑論其他,是不?!

其實,陳黃婚宴上大堆頭的金融界與各企業頭頭的聚餐不會讓我太過驚訝,因為先前馬永成的婚宴都可辦成那樣,總統獨子結婚想當然爾更會超越他!我並非金融界的人,沒有敏感到那與二次金改有直接的關係,而只是單純不滿於政府這般不避諱、明顯的政商勾結關係!這樣明目張膽、攤在陽光下的關係,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我更知道若非貪污就不會有這樣的畫面出現,而其中最大獲利者絕對不是參加婚宴的企業家或金融家,而是扁家,最大的失利者就是我們仍過著苦日子的小老姓!

政商勾結最不該的就是政府與商人,勾結成的兩方就會相互蒙其利。我完全不同情所有的企業家和金融家,雖然是當時政治氛圍使然,但是有風骨的人就不會接受政府的威脅利誘!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一群人心存貪念使然!

乃至現在特偵組調查扁洗錢案時追出的二次金改案,我仍認為只要有涉案與犯案者皆不可輕放!現政府應規定企業家或金融家限時自首方可減輕罪刑,但我對馬政府仍放任特偵組面對權貴重犯輕放的作法很不以為然!已讓人有「法律之前人人不平等」的觀感!

3 則留言:

老莫 提到...

這世界有什麼公平呢?在黑暗世界要求公平做什麼!現在對很多現象已經不氣了,不希望了!想到有許多司法官還高調的聲稱,說什麼判決要考慮政治氛圍,這種不分青紅皂白、昧著司法公正良心的說法又有什麼正義可言?人們要如何去寄望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

台灣這個變態的社會有太多時刻均被政治意識正不正確牽著鼻子走,連媒體與司法機關的執法者也以此為導向,試問這樣的國家有什麼希望?!

像陳水扁家族這樣的貪污集團可說是世上少見,但是竟然法官對貪了國家不知幾拾或幾百億的前元首輕輕放下,無保釋放,這哪有什麼公平正義可言!而檢察官竟然也不抗告,這豈不讓人匪夷所思!

法律之前真是人人不平等啊!

老莫 提到...

超搞笑的這八仙,竟然在確定被換掉後吐「真話」,特別是吳文忠檢察官說,特偵組所有的決定與行為都是經過全組組員一致的通過。所以他們願意相信所有「陳水扁貪瀆集團」份子所言,給他們自新的機會,而對他們沒有任何作為。

即使他們早已知道黃芳彥是洗錢集團核心人物,卻放縱他前往美國滯歸,甚至申請美國公民。卻覺得追查那七億四千萬不法所得更為重要!這種邏輯真是很奇怪!

特偵組真是好有慈悲心啊!對不!真是善良啊!對不!竟然對那群小人束手無策!任憑他們作弄,玩弄於股掌之間。

我倒要看看貪污現行犯明天開國際記者會,特偵組要拿他怎麼辦!無能啊!真是無能的特偵組!無能的法務部!無能的馬英九政府!馬的!連個貪污犯都處理不好!

老莫 提到...

引用新聞:
1)珍怨法官不給子女機會 邱毅:判太輕
2)偽證案一審 珍判1年、子女婿各6月

扁家偽證案台北地方法院昨天宣判,認罪的吳淑珍判刑兩年、減為一年,陳致中和趙建銘、陳幸妤夫婦判刑一年、減為六個月;堅不認罪的一○一前董座陳敏薰判一年六月,刑期比教唆偽證的吳淑珍還重。......扁家四人都向合議庭認罪,陳致中、陳幸妤及趙建銘雖未獲判緩刑,但因為「社會勞動新制」昨天上路,判刑六個月以下的輕刑犯,經檢察官同意可選擇以社會勞動代替坐牢,扁家子女可望免除牢獄之災。

審理本案的檢察官真的都是佛心來的,面對這樣罪不可赦、掏空國庫的貪污第一家庭,還是想要感化他們、同情他們的遭遇。這個貪污第一家庭真的拚得太輕了嗎?不!太重了!

他們是台獨基本教義派機進份子而言,他們是夢想要建立台灣國的夢幻國父和國母,那已過海的八仙現在可要偷笑了,這些有夢幻台灣國情結面對那些挺扁人士的台獨支持者的檢察官和法官們,早已把蒙在眼睛的那塊布扯下了!正義公理與意識形態交戰過後的決定判決,這豈是太輕?

就是因為太重了,那檢察官才想讓他們做社會服務的勞動,輕輕鬆鬆地偶而勞動一下,就可抵免刑期,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