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和平宣言》自許以身處台灣的華人的角度來看世界,以此出發,直到世界沒有戰爭、紛爭,乃至和平的境界。
◆ 格主慕亞(Moya)自稱老莫,秉持著生為天主教徒的責任,追隨所有教導過的靈性導師的和平腳步,夢想中國是有愛心的、平靜的、快樂的、寬容的、自由的、民主的、和平的、文明的,這樣才能成為真正偉大的民族。
◆ 慕亞翻譯與靈性訊息有關的文章均以蔚爾莎為名。
◆《和平宣言》自2012年11月起改為每週末出刊。

2009年8月20日 星期四

<八八風災後的觀察>地方自治下的政府此時都把責任推給中央了!



莫拉克颱風受到全球媒體、氣象和環境專家的密切注意,那是因為全球暖化的氣候變遷,任何颶風、颱風或其他天然災害都有可能造成一場不可預期的浩劫。從2005年9月1日的卡崔娜颶風侵襲爵士樂之都紐奧爾良,造成美國近年來最嚴重的天災開始,迫使人們開始注意全球暖化將會如何帶給人類的環境浩劫。每年的颶風、颱風所帶來的水患都一次比一次更為嚴重,颶風與颱風所帶來的豐沛雨量使得土壤鬆軟,造成具有毀滅力量的土石流,在每次天災過後,都造成成千上萬的環境難民,被迫流離失所,甚至喪失寶貴的性命!

這次的莫拉克颱風是亞洲今年入夏以來第一個最強大的颱風。通常太平洋颱風季是在5月到9月之間,但受到去年反聖嬰現象的影響,竟然在1月3日就有第一個颱風形成!截至目前為止已有10個颱風形成,其中包括產生最嚴重災情的莫拉克。

日本氣象廳在8月1日測得了這個中度颱風莫拉克,當時在菲律賓東方海面。它在8月3日至4日侵襲菲律賓,造成了嚴重的水患;更在8月5日至8日登陸台灣,時值大潮,連氣象局也警告莫拉克會帶來豪大雨,海水倒灌、水患與土石流的威脅正要一發不可收拾。但是太多人對莫拉克掉以輕心,忘記了過去2004年艾利颱風也是在大潮時來襲的慘痛教訓!

莫立克終究造成台灣半世紀以來最大的水災,成千上萬的人流離失所,山川、國土改變了河道與地貌,更有近千人死亡,無數的動物也在這場天災中失去生命;最後他在9日下午四點登陸福建,也造成大陸東南沿海各省嚴重的災情,所幸大陸政府提早在閩浙地區撤離了百萬人,因而免去了無辜的生命受到土石流與水災的威脅而喪命。

在颱風來臨前,台灣全省各地水庫都面臨缺水的窘境。說實在沒有人不希望天降甘霖,透過這次颱風讓水庫進帳,解除十月份即將展開分區限水的危機。結果,莫拉克帶來了豐沛雨量,以石門水庫為例,在6日前受到颱風外流影響,在一日內得到了兩千萬噸的原水,這還只是開始,颱風還沒登陸呢!水利署從抗旱改為防汛。

任誰也想不到登陸後的莫拉克由中度颱風轉為輕度颱風,其行進速度緩慢,簡直是艾利颱風翻版,但是所帶來的雨量超乎所有人(包括氣象局)的預估與想像!莫拉克竟然帶來百年難見的驚人雨量!過去數十年的氣候資料顯示,台灣平均年降雨量為2500豪米,但是在三天內南台灣有些地區的雨量累積超過2000豪米,甚至奮起湖、屏東山地門在一天之內的雨量就到2500豪米,連嘉義石盤龍也有2430豪米!

災前掉以輕心 災後怨天尤人
這樣百年罕見的豪大雨又加上大潮,不出事才怪!

台灣人民對天災完全沒有警覺性,還在計畫如何慶祝父親節這檔子事--從平民老百姓到政府高官,甚至在颱風登陸時還在掉以輕心,各過各的節日。即使是住在土石流警戒區的人民,明知道颱風要來還帶孩子返鄉過節,明知道怎不想想幾日前的菲律賓是如何受到莫拉克的肆虐!?

我也有例行代辦事務
我雖與愛犬在關渡獨守家園,但也得抽空等風雨暫歇時帶牠外出用餐和伺候牠大小便,即使再父親節風雨最強之時亦然。猶記得那天中午,在最常去的那家素食餐廳用餐,老闆得把大門鎖上才不會被強風吹開,一樓屋頂天花板隔間被風吹得在跳舞。

假使我是政府高官,恐怕我也得為此下台息民怨?!

但是,除了這些例行事務外,我倒是無時無刻緊盯著電視,關心著這風災所帶來越來越嚴重的水患、海水倒灌和土石流的最新消息。以前宋楚瑜說的真好,沒有常識也要看電視,所以謹記老宋的教導,偶而看看電視補充不足的訊息,在父親節這天還真是最好的活動!

不過,我可不是什麼政府高官,我只是個小老百姓,連我都知道看電視關新颱風最新訊息與報導,那掌權者不是更該如此!更何況他們還掌控了國家機器,災害應變中心不也立刻成立了嗎?照理說颱風所有最新動態以及各地所造成的災情應該比我們人民更早一步獲得,不是嗎?但是怎麼還沒有做好事前的防範於未然,而讓會有讓災情更擴大到無法掌控的地步?

除了歸咎全球暖化所造成的天災比以往更為嚴重外,還有沒有其他人為疏失,才使得災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照理說,颱風是可以預測的,地震是無法預測的,兩種天災是截然不同的,其災害所造成的毀損嚴重程度不一,實在不可相提並論!我對媒體與民進黨拿莫拉克颱風與921地震的救災比較是很不以為然的!

因為颱風夾雜著狂風暴雨所造成的災害是持續的,短則一兩日,長則兩三天。牆倒橋斷,屋倒、海水倒灌、土石流和淹水等災害。不過風雨的強度是可以預期的,更可以透過科學方法探測出土石流嚴重區域,而在豪大雨發生前預先撤離居民至安全地帶,以保障人民的性命安全。

但是,地震是在數秒或數分鐘之內立即造成天崩地裂、屋毀橋段的慘災,有時還會併發火災,海嘯等。這只能在災害發生後立即採取救援行動。然而,颱風則不然,全世界沒這個慣例讓救難人員在災害發生同時也冒著生命危險去行動,救援行動主要先救活人--我真的看不懂台灣這些救難人員在做些什麼!明知有危險還死命往溪裡跳,只為了尋找不知沖到哪裡的屍體或過河,甚至有些還白白為此莫名犧牲生命!

我們的救難隊不是很有多次國際救援行動,但這次在家門內的救援怎地這麼荒腔走板呢?

這時我得說說國軍強而有力的部隊在哪裡?他們不是要保家衛國嗎?這時我不得不誇誇大陸的人民解放軍了,他們在去年雪災時全員出動救災的感人畫面--當時我在南昌,身歷其境。救災急如星火,如同作戰,不是嗎?更何況我們的山川被莫拉克蹂躪到變了樣貌,就像經歷過一場大戰,被轟炸過一般。

但是,國軍怎麼到災後好幾天才陸續慢慢出現?三軍統帥的調度明顯很有問題!

水災或土石流災害哪有什麼黃金72小時救援時間!
說老實話,溺水和被土埋要死的話是瞬間的事,若不死的話,根據醫書所說,「腦缺氧三分鐘之上就會做成不可改變的偒害」--意思就是說,腦部缺氧三分鐘以上就會腦死,五分鐘就會死亡。若沒被水淹、被土埋還活著,沒受嚴重的傷的話,那仍在災區的人是很有機會活下去的。哪有什麼黃金72小時救援時間!

這次風災的荒腔走板的救災行動呈現出來的慌亂無章法,不能在第一時間掌握災情,不能做全面性的救援,實在令人失望!台灣不是自稱為科技島嗎?科技這麼發達,怎麼在災害發生前後不能利用科技呢?比如利用衛星拿到第一時間受災區的空照圖,這不是就很一目瞭然麼!哪個山怎麼樣了,哪條河流又如何了?甚至連哪個村的某個屋頂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利用衛星空照圖很快就可以採取又快又準的救援行動,不是嗎?

誰忘了救災急如星火、如同作戰?
要是我是災害應變中心的總指揮官的話,我一定在災害發生時要求衛星空照圖。受災地區幅員廣闊,山高水長,還在下著豪雨,落石還在直直落,山還在塌,影響或耽擱了救援行動,這都是事實。但是,災變中心必須隨時待命,不是嗎?我會根據衛星空照圖,命令陸海空三軍部隊隨時待命,等天候稍佳時前往災區,不然要救援不成反要被救或白白犧牲生命嗎?!比如,可以派這個隊去這個村,那個隊去那個村,把部隊統合依據有多少村落在災區待救援的,規劃、統籌分配人力物力一下有何難的?!

若這麼做,恐怕大家就不會像無頭蒼蠅一樣,急亂無章法。鬧出連法務部長和勞委會主委去災區發便當的笑話。大家都很心急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假使總統有能力統籌三軍,或是災變中心總指揮官有能力的話,真的把救災急如星火、如同作戰的警語放在心上的話,救災應該不至於陷於如此混亂和老是慢半拍的局面!

地方自治下的政府竟然卸責讓中央政府來扛
現在大家都在追究中央政府的責任,可是我也不太引以為然,因為我國自民國三十五年,先實施鄉、鎮、區民代表及村、里長直接民選,並設立省、縣參議會,參議員為間接選舉產生。三十九年起,實施縣、市等地方自治,行政首長和民意代表均直接民選。現在地方發生災情了,地方官員及其政府都不需要被譴責與追究責任,只有中央政府有責任;只有在嚴重災害發生後,才把責任賴給中央政府,賴給總統,當地鄉長、里長、縣市長都不需要負責?那要地方政府何用!

這次水災淹掉了2/3個台灣,就淹在民進黨南台灣執政的縣市:屏東縣、高雄縣、台南縣、嘉義縣,災情極為慘重。平常的他們可是很綠藍對決的呢!還記得三年前他們是怎樣拿著鋤頭和斧頭阻擋紅衫軍過境的嗎?平常也很敢嗆中央,絕對不與中央政府合作--這就是民進黨式的台灣第一勇士的表現。既然這麼「勇」,那怎麼不在風災時表現給人民看呢?這時的地方政府仿如人間蒸發式的,全悶不吭聲。那麼我要強烈質疑這幾個縣市在八八風災時是否仍持以這種政治正不正確的心態來處理災情,而拒絕或不願與中央聯繫,或接到來自中央的指示而拒絕或不願接受?而導致無辜災民喪生?比如土石流紅色警界的疏散(撤離)要求,或許他們把這個通知不當一回事?

國民黨立委邱毅今(20)日上午有所本的爆料,小林村民命危急之際,高雄縣府農業處水土保持科竟在颱風來臨前至澎湖旅遊,藉故無交通工具就不返台救災,但事實上經由他查證,8月8日當天還有好幾個航班可飛抵高雄或台南。因此他公開指責高雄縣府人員有「過失殺人」之嫌。對此,老莫的看法是中央政府要究責,難道地方政府就可卸責?

人為疏失造成慘重災情的比例不可輕忽
南台灣災情慘重的原因很複雜,除了超過預期百年罕見的超大豪雨外,人為疏失也佔有很大的一部分的比例。這人為疏失可能要從一二十年或甚至數十年前說起了!

台灣是全世界人口密度第二的地區,她擁有險峻的高山和湍急的溪水,有時河床乾涸,但雨季時她就突然變成危險的溪河。

~待續~

2 則留言:

老莫 提到...

UDN城市那裡有個網友貼了一篇《大水災為禍時大官十誡一要》,寫得真好,還滿貼切的,算是苦中作樂的箴言啦!有興趣的人可連結閱讀:http://city.udn.com/57039/3577124

老莫 提到...

無獨有偶,墨西哥人面對強烈颶風吉米娜即將來臨的侵襲,多數人根本不理會當局的撤離令。屆時恐怕又有另一個類似小林村被滅村的悲劇發生了!



颶風逼近 多數墨西哥人不理會撤離令
2009-09-02 新聞速報 【中廣新聞/謝佐人】
颶風吉米娜逐步逼近墨西哥西部下加利福尼亞州,有關當局呼籲民眾撤離,但是多數居民置之不理。

吉米娜預計今天稍晚登陸。美國國家颶風中心警告,颶風夾帶狂風暴雨,可能造成嚴重水災、海水倒灌,並引發土石坍方。

有關當局已經撤離一萬多戶居民,但仍有一些住戶擔心住家遭宵小趁機掠奪,不願離開。

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南端的度假勝地拉斯卡波斯已經籠罩在強風豪雨中,許多遊客都被困在飯店中,稍早前,氣象預測吉米娜可能會增強為最高的五級,但在接近陸地時,威力已逐漸減弱。

吉米娜是今夏第二個重創墨西哥的颶風。之前的安德瑞斯六月時橫掃墨西哥西南部,造成漁民死亡。